翻轉在身體裡竄流的藍色血液

2017.04.15   郭葉珍 | 國立台北教育大學 幼兒與家庭教育學系 副教授
刊載於專欄 教育
给本項目評分
(2 得票數)

昨天晚上和弟妹聊天時,聊到每個人有特定情緒基調,有的人看起來很憂鬱,彷彿身體裡竄流著藍色血液,有的人似乎總是很開心,彷彿身體裡竄流著熱血。這種情緒基調和天生的氣質有關係,也和成長的過程有關係。

我哥哥是我爸爸媽媽的第一個產品,受到細心教養,因此很守規矩,一路念建中、醫學院,完全符合社會的期待。在我兒時的記憶中,我不曾聽過他的聲音。後來他開始反思他的人生,讀了很多書,努力把自己從各種框架裡解放自己。自從他一一瓦解各式各樣的框架,他就變得很吵很吵,大概把他前半輩子的話全部倒出來了。

然而這個跳脫框架的過程可不簡單。舉個框架對生理的制約有多強大的例子:他去印度修行的時候,印度的計程車司機說路上沒有「廁所」,因為到處都是廁所,在路邊尿尿就可以了,可是他怎麼也尿不出來。他說光是要把自己從「不可以隨地便溺」這個框架解放出來就費盡了洪荒之力,長達半個小時才尿出來。

我則是和我哥哥完全相反的產物。我姊姊因為先天性心臟病,我爸爸媽媽忙著照顧她,因此沒什麼人管我。在這樣的家庭動力下,我得卯足勁用盡各種方法展現「我在這裡」,造就我現在超會演的性格,也因為沒有任何的期待在框架我,有什麼成就都是多的,永遠都只有加分沒有減分,因此情緒基調是雀躍快樂的。

我哥哥前半輩子的血液應該是藍色 (blue)的,覺得人家不喜歡他,覺得自己不幽默,覺得比別人笨。後來他跳脫「應該要受喜愛」、「應該要幽默」、「世界應該是要公平」的框架後,他血液的顏色慢慢變了。

他現在的血液應該是是「紅色的」。他超熱血的,讀了很多資料論文,熱心推動讓大家不用花大錢在醫藥費保養品上還能有好健康的「好睡眠」、「健身」、「低糖」、「補充品」、「接地氣」。從死氣沈沈陰陽怪氣的傢伙變成精力旺盛的「過動兒」。

我自己的血液本來就不是「藍色」的,因為沒什麼框架綁住我,所以也是超熱血的寫跟升等賺錢沒有關係的文章,學生說我簡直像服務業一樣那個微笑好像就固定在臉上了。那是因為快樂已經成為我的基調,表情反映在臉上就是那樣了,毫不費力。

要翻轉在身體裡竄流的藍色血液,你可以這麼做。

當你心情很憂鬱、很生氣、很悲傷,停一下,檢查一下讓你憂鬱、生氣、悲傷的背後有沒有一個框架在那裡。那個框架通常以「應該」來表現,譬如你的同事洗完手沒有順手擦洗手台,你很生氣,你覺得那不是基本禮貌嗎?然而每個人都來自於不同的成長背景,或許你的同事從小到大真的就沒有人跟他講過洗完手要順手擦洗手台。

當你察覺到這個「應該」不合理,你就比較不會明明生氣還得壓抑自己的情緒,用一種不太友善的聲音跟他說「洗完手請順手擦洗手台」,搞得自己和別人都不開心。當你經常檢查自己內心那個「應該」的框架,從當中解放出來,你就比較不會被各種情緒綁架了。這些情緒造成的內分泌在你的血液裡竄流,最後傷害的是你自己,對方或許一點感覺都沒有。為了我們的心理和身體都更健康,2017年新希望:讓我們一起跳出各種大大小小的框架吧。

366 最後修改於 %2017.%08.%01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