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Airbnb看科技如何讓女性經濟賦權

2017.05.06   黃淑怡|勵馨基金會 國際事務部專員、臺北科技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兼任助理教授
刊載於專欄 專題報導
给本項目評分
(1 投票)

一年一度於三月紐約舉辦的聯合國婦女地位委員會(UN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簡稱UN CSW,下稱CSW)暨非政府組織婦女地位委員會(NGO CSW),為全球關注婦女議題、性別平權與國際發展等重要的年度盛事,超過200多國人士與會。官方代表與民間團體分別在聯合國大樓會場內與會場外針對每年所設定的主要議題作討論與舉辦周邊平行會議與論壇(註1)。今年第61屆CSW的主題為變動職場中的女性經濟賦權(Women’s economic empowerment in the changing world of work),聚焦在性別與女性經濟議題上,希冀從跨國際、跨部門、公私協力的方式,為達成女性平等參與勞動市場、打破玻璃天花板進入決策制定層次,且能全面的保障其經濟自主的進用權利。

根據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2016年全球性別差距報告指出(註2),相對於男性的71%,全球女性勞動參與率平均為54%,且呈現南北不均的現象。女性整體政經教育等性別平等指數,排名前三名的國家仍為北歐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冰島、芬蘭與挪威;排名墊底的國家則為戰亂不斷的中東國家,分別為葉門、巴基斯坦與敘利亞。然而即便是世界排名第一的冰島,女性的平均薪資仍舊僅占男性的84-88%,據估計至少要到2022年才能達成男女薪資平等。身為世界性別指數相對最平等的冰島尚且如此,可知人類世界在落實薪資與勞動參與性別平等上,仍需投注相當的努力。按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的推估(註3), 以目前全球女性平均收入僅占男性的60%-70%來看,直至2086年人類社會才能達成男女性收入平等。

 

經濟獨立的有無,影響女性生命整體,因此需要政府提供整體性的法律保障女性不因其生理性別、身份(單身/已婚)、年齡、狀態(懷孕/單親/離婚/失婚)、種族、宗教、居住地區等差異而被限制進入勞動市場的權利。另一個經常被忽略的議題,便是進入大數據與雲端時代,科技對於女性經濟賦權的助力。以下,作者想以Airbnb這個全球最大的線上民宿平台為例(註4),簡介科技如何讓必須擔起主要家庭無償照顧工作而無法外出就業的女性,得以藉由Airbnb為管道而能實現部分經濟自主,不致長期與外界隔離且失去收入,成為金錢上的依賴者。

 

自2008年,Airbnb這個線上民宿平台開台以來,跨足190個國家,平台當中房東登記為女性者超過100萬,佔整體房東總人口的55%。若以全球當前女性勞參率為68%來看,在Airbnb這個科技平台上,女性的勞參率相較於男性為120%。亦即全球有超過100萬的女性,使用Airbnb這個媒介,經營民宿,為自己創造額外的收入。根據Airbnb(2017:3)估計,光2016年,約有20萬名女性房東,賺取至少5,000美元的房租費。

 

其中很值得一提的是,若從女房東收入排名前14名的國家統計圖來看(表一,ibid., p.4),收入最高的女房東在日本,一年平均收入為1,248,380日圓,約為34萬零735元新台幣。 全球女性房東將出租房屋的收入花費在平日家用支出佔23%(表二,ibid., p.11)。對照日本總務省在2015年所做的女性勞動參與率調查(註5),儘管女性勞動人口不斷增多,但已婚且生育子女的日本女性因被社會期待必須以母職為重,而必須辭職,進而失去經濟自主能力,日本女性進入30歲後的勞動參與率只有72.4%,相對於25-29歲這個年齡層的勞動參與率為80.9%,很明顯地,眾多日本女性在結婚後或産子後而不得不離開職場。雖然該報中並未呈現日本女性房東的人數與年齡層,但排除因全職工作而無暇經營Airbnb的女性,這個雲端科技的出現,給予了家庭主婦一個掙扎於工作與母職又能創造收入的機會與空間。

 

 


 

(表ㄧ:2016年Airbnb女性房東的年收入)

 

 

 

(表二:全球女性房東出租房屋的收入花費在平日家用支出比重)

 

 

這個現象顯示,在這個仍舊強調女性家庭功能與角色的父權世界,已婚育有小孩的女性因此無法外出工作,或僅能以部分工時等非典型勞動狀態投入職場,在邁入工業4.0的時代,女性家管可利用一個科技平台,賺取相當的金錢,維持一定的經濟自主,且和外界連結,在人際網絡上不至於孤立。

 

Airbnb當然不是解決男女薪資不平等與達成女性100%就業率的特效藥,但是像此類的科技平台與雲端共享經濟的研究數據,可提供許多思考的方向。第一、雲端科技的出現,並不一定是把女性排除在科技經濟外。女性使用者的加入,反而可翻轉傳統性別角色包袱,創造收入打破與外界隔絕的人際關係,利用雲端共享經濟建構自己的社群網絡。第二、雲端科技所衍生出的共享經濟只會不斷日新月異,成為人類社會未來經濟活動的主流。它所挑戰傳統經濟結構與就業型態,需要有前瞻性與適應性高的效能政府來因應其變化,制定更符合時代脈動的配套政策,同時保護使用者及消費者,又能活絡經濟。第三、雲端科技絕非男性主導的產業,若能提供女性同樣的科技教育與設備,女性絕對可以利用雲端科技,創造產能,提升自主經濟能動性,進而達到自我賦權。

 

 

 

註1:臺灣由於並非聯合國的會員國,無法有官方代表參與UN CSW會議。今年對於臺灣參與UN CSW的政治阻撓更甚以往,連往年都能順利拿到通行證的幾名資深婦女團體代表,在換證的櫃檯前皆被以「無法發證給臺灣」遭到斷然拒絕。因此台灣參與主力集中在非政府組織周邊論壇,從民間立場向世界發聲。

註2:http://www3.weforum.org/docs/GGGR16/WEF_Global_Gender_Gap_Report_2016.pdf

註3: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 (2014). “Women and the Future of Work.” at

http://www.ilo.org/wcmsp5/groups/public/@dgreports/@dcomm/documents/briefingnote/wcms_348087.pdf

註4:在此要特別感謝勵馨社會福利基金會紀惠容執行長,在紐約Airbnb總部召開全球安置網絡董事會會議帶回來的紙本資料:Airbnb (2017),“Women Hosts and Airbnb: Building a Global Community”,提供本文使用之具體數據。

註5:http://zh.cn.nikkei.com/politicsaeconomy/politicsasociety/20298-20160630.html

738 最後修改於 %2017.%05.%1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