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後研究員

2017.03.15   Lancy | 博士後研究員
刊載於專欄 一日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我目前在某個中央級學術機構做博士後研究員,負責的研究案主題是將大數據應用在社會科學上,可說是跨領域研究。研究案有兩位博士後,一位主持人,多位協同主持人和幾位行政助理。但是,主要工作內容除了在期限內將研究案完成,還包括進行我自己從博論衍伸的研究,盡快將之發表。

我與丈夫分隔兩地,獨自帶著一個小孩,每天天一亮,我會比小孩更早起床,期待在小孩出門上學前,能夠看完一篇論文摘要、或回覆幾封電子郵件。不過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小孩一醒來,我就要迅速轉換到母親的角色,讓他情緒平穩地走向幼兒園,之後再前往辦公室。

可慶幸的是,「博士後研究」這職位相對自由,雖然仍有工作上的權利義務,但通常不會嚴格要求出勤時間。因此,每天早上,我比別的職業婦女從容一些,但因此,時間控制和自律也成為重要的課題。

「博士後研究員」雖然沒有出缺勤的嚴格要求,甚至不必進辦公室,可以到圖書館或其他大學、實驗室工作,但我每天還是會固定在早上十點進辦公室,一方面建立自己的研究規律,一方面也方便行政人員找到我。

博後其實是過渡性質的工作,在還沒找到教職時,提供研究資源和薪水,讓你把手中的研究案完成,或協助其他資深學者進行研究。因為要協助其他學者,所以免不了行政事務。台灣的博後往往必須跟公文系統或公務機關打交道,必須耐心仔細地與行政人員配合,又得小心不要讓這些行政事務佔去太多研究時間。

幼兒無法在幼稚園待太晚,通常我請我爸媽在下午四點半先去接小孩。但因為辦公室距離家裡也有一段距離,在傍晚五點半以前,我就得匆匆回家,好讓小孩看到我。整個晚上我會專心陪伴小孩,為了專心,我連手機都沒有上網服務。當然,朝十晚五的工作時間是不夠的,必須再找時間補工作,我也還在努力學習提高工作效率。

跟許多學術職位一樣,除了少數行政事務,研究工作都是單打獨鬥,不一定有天天見面的同事;就算有,也不一定跟自己同領域。但找工作需要人脈,必須建立網絡、建立自己在台灣學術界的能見度,如果沒有發表,也要常參與領域相關的會議或座談。博後可以申請到經費資助出國開會,因此我有時也會出國發表文章,這時小孩就必須托給家人及老公帶,出國也是來去匆匆。如果是國內會議,由於我先生和我同領域,我們常會一起出席會議,但無法夫妻兩人同時出現在會議室中,通常是一人在裏頭報告,另一人在教室外遛小孩,這也成了一景。

整個來說,對博後這個職位的期待,不應只有「博士級研究助理」而已,而是要視為自己研究生涯的續命符。對我而言,最大的挑戰是如何兼顧母職,達到更有效的時間利用。當然,人生不只是學術而已,經歷過博後這階段,如果能找出自己的方向,最後投向業界而非學界,也是一件值得恭喜的事。

602 最後修改於 %2017.%10.%05
此分類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