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建築職涯 精選

2018.04.13   趙夢琳|臺灣建築學會秘書長
刊載於專欄 職涯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精采的人生往往是從心所欲的轉折構築而成。小時候因為崇拜張系國、陳之藩兼具科技與文采,原本想跟兩位才子一樣唸電機系,但我實在太愛畫畫,最後還是選擇念「建築」。

我的母校──成功大學位在純樸的台南府城,當年在建築系教書的女老師沒有幾位,我印象深刻的二位女老師是方玲子、黃秋月。四年建築系的功課挺重,多數的日子就是做模型、趕圖,並不像小說裡寫的大學生活。我唸到大三時,一度灰心想轉系,是方玲子老師與同學張德昌鼓勵我留下。

人生是一連串的選擇,難論好壞禍福。唸成大建築系的好處是同學來自五湖四海,像我這種來自台北的土包子,正好趁機暢遊寶島,跟著同學去看新營碩大無比的豬公、將軍鄉酬神的脫衣舞、斗六、台中、澎湖…好笑的是,我考上成大才學會騎單車,到處趴趴走,這些都是大學生活非常精彩的記憶。豐富的生活經驗對學習建築也是非常重要的,設計者要能學會穿業主的鞋、了解業主的心境與需求、懂得多元與包容,設計才能做得貼心、好用。

唸建築系,除了在學校上課,還有一門重要的課是利用寒暑假到建築師事務所「實習」。我的初階實習是在黃模春、楊逸詠的事務所,因為實習過程很受用,寒假又去了一次。畢業後,我在蔡正義建築師事務所參與規劃宏泰大樓,當時的前輩廖國城建築師很照顧新進人員。我在建築師事務所工作了一年後,考進姚仁祿先生的大仁設計公司,做當年在天母新開的麥當勞以及民生東路花旗理財中心的設計。後來看著同學們陸陸續續都出國留學,我也效法申請學校出國進修,一個人傻傻的飛到冰天雪地的密西根大學念建築研究所。在美唸書期間,我的父親突然過世,不久,我嫁給同樣念密大的先生,共組家庭。

我剛拿到碩士學位時,一邊工作,一邊等先生拿到博士學位,自嘲當PUT──push husband through。當時承蒙洪育成學長介紹,在底特律專擅規劃體育設施的Rossett公司上班,剛進去時,我連接電話都拼不出客戶的姓,畢竟上學用的英文有限。我的事務所同事有義裔美人、德裔美人、立陶宛裔美人、芬蘭人、華裔美人(51級成大學長吳宗鉞),職場充滿了各種文化特色。大家聽說我從台灣來,以為我一定像威廉波特少棒一樣很會打棒球,曾力邀我參加公司壘球隊,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很好笑。人在異鄉工作,生活少不了朋友,工作的調劑常是下班後和同事相約看棒球、上酒吧,只是在底特律喝酒沒得配熱炒,還要用英文講笑話,也算是另一種學習。我在底特律的職涯雖然不長,有趣的工作環境與同事交流,特別是受到吳宗鉞夫妻照顧,對我以後的人生態度有很大的影響。

在底特律上班兩年半後,我的公公突然逝世,我與身為獨子的先生便速速打包回台。當時,姚仁祿先生找我回大仁的建築部門,做台中捷廣建設的集合住宅設計。同時,我的閨蜜們勸我考慮教書,比較能照顧小孩。當我懷孕生子後,便離開大仁,改赴華夏工專(今日的華夏科技大學)建築科教書,過著女兒四天給保母帶,三天自己帶的日子,同一時間,我的先生正在忙著教職升等,我們也算度過一段假性單親的日子。 等到女兒大了,我再被宗邁建築師事務所找去幫忙規劃三軍大學,之後又被大仁徵召回去當設計總監,從此產學兩棲、不亦樂乎。一邊做設計、一邊教書,努力在業主、學生、家庭間取得平衡,彷彿屋上提琴手,這就是人生吧!接下建築學會秘書長職務後,自己的視角又更多元寬廣了。

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其趣味與挑戰,女生學科技、學工程,除了得以發揮獨有的細膩、感性之外,再加上清晰的邏輯數理訓練,對個人capacity是好的,善加運用、發揮女性的才華,自然會讓這個世界更美好。隨性人生:Rover must flow, we must go。共勉之。

 

221 最後修改於 %2018.%04.%13
此分類更多內容: